首发|高瓴创投独立募资超100亿,一年出手超200起

2021-07-29 作者:未知   |   浏览(

中国VC圈迎来一则重要消息。

资金投入界获悉,高瓴创投(GL Ventures)已完成了USD和人民币合计规模超越100亿元的独立募资。背后LP包括大学捐赠基金、养老基金、主权基金、母基金以家族办公室等主流机构资金投入者。

今天,正是高瓴创投推出整整一周年。去年2月24日,高瓴正式推出其独立VC品牌高瓴创投,首期规模100亿。2020年以来,高瓴创投出手超越200次,而2021年到今天还不到两个月就已公开23个项目资金投入,仅本周内新资金投入项目就高达13个。

放眼圈内,这样密集的资金投入步伐并不多见。正如高瓴开创者张磊曾表示,2020年是其创办高瓴以来最忙的一年,做了多笔救火式资金投入。

刚刚独立募资超100亿,

张磊:“2020年是高瓴最忙的一年”

资金投入界今日获悉,高瓴创投已完成了USD和人民币合计规模超越100亿元的独立募资。此次募资资金投入人的构成包括大学捐赠基金、养老基金、主权基金、母基金以家族办公室等主流机构资金投入者。

一年前,高瓴在官方公众号发布“致创业人士的一封信”,宣布成立专注于资金投入早期创业企业的高瓴创投,将来将对科技(软件与硬科技)、医疗(生物医药与医疗器械)及消费(新消费与消费网络)等范围出色的早期创业公司持续加码。

2020年,“资本寒冬”叠加突发的疫情,打乱了不少创业人士的步伐。数据统计,2020年国内创投市场投筹资事件较2019年降低25%,累计筹资金额较2019年降低16%;筹资事件数目与筹资金额均为近6年最低点。

高瓴创投正是在如此的环境下诞生。自2020年2月推出,高瓴创投迄今出手已超越200次,仅本周内新资金投入项目就高达13个。高瓴开创者张磊曾透露,2020年是其创办高瓴以来最忙的一年,做了多笔救火式资金投入。

同时,张磊还提到,高瓴创立以来,一直把科技革新作为非常重要的资金投入范围。高瓴创投的推出,正是期望延续高瓴持续革新的基因,专注技术和产业革新方向,勉励这个范围的创业人士。

事实上,高瓴并不是从高瓴创投推出才开始做早期资金投入。自2005年创立之初,高瓴走的就是全阶段资金投入方案的道路,横跨一二级市场,覆盖VC、PE、Buyout等不同阶段,多年前就已经切入早期资金投入范围。蓝月亮、百济神州、ZOOM、小皮(little Freddie)、江菜鸟等项目,高瓴均为B轮之前的资金投入者,且在企业之后的进步中长期陪跑、持续加注。

张磊曾如此分析高瓴做资金投入的思路:“打造全阶段、跨地域的资金投入模式,做全天候、全生命周期的资金投入机构。一旦研究发现绝佳的商业模式和与之契合的创业人士,只须价值观契合,就可以freestyle(自由式发挥),即在企业进步的任何一个阶段投入,包括在公司进步早期、成长转型阶段、甚至是上市将来……不拘泥于早期种子资金投入、风险资金投入、成长期资金投入、上市公司资金投入、公司并购等各种形式,维持资金投入的灵活性。”

一年投出超200个项目:

曾一天官宣5笔,重押科技革新

今天,刚好是高瓴创投推出整整一周年。

高瓴创投刚开始推出时宣布首期规模100亿,资金投入额度从300万元到3000万USD不等,颇有“狂扫”早期市场的架势,但彼时外面对高瓴做VC这件事大多持有观望态度——这样规模的大PE做VC,是否会水土不服?然而过去一年整个一级市场都感觉到了,高瓴创投出手之密集。

资金投入界拿到了一组数据:2020年,高瓴创投出手项目超200个,其中在科技(软件与硬科技)与医疗(生物医药和医疗器械)范围的项目均超80个。2021年还不到两个月,已公开23个项目资金投入,还曾在同一天内官宣5笔案子。

通过梳理这部分被投企业不难发现,科技革新是高瓴创投最为关注的,特别对硬科技、基础及应用软件、生物医药、医疗器械与科技变革下的消费升级下重注。

拆解来看,高瓴在科技范围(ToB)的资金投入分为两条线:一是硬件层,布局芯片半导体、量子通信、航天技术和高档仪器等前沿技术;二是软件层,包括底层基础软件和应用软件。

在硬件层面,高瓴创投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明显频繁下注,仅在芯片半导体范围就接连资金投入了芯耀辉、地平线、芯华章、星思半导体、敏芯半导体、壁仞科技等10多个项目,并资金投入了量子技术范围头部玩家国仪量子。

软件层则投出了包括酷家乐、ClassIn、爱科农等服务于中国原生场景的、具备技术原创性的企业级应用;数篷科技、墨云科技、安芯网盾、源堡科技、派拉软件等互联网安全垂直类公司;针对当下企业常见面临的大量数据存储与处置难点,布局了创邻科技、秒如科技等多家企业。除此之外在基础软件范围还资金投入了包括Zilliz、映云科技、一流科技等在内的具备技术革新力的早期公司。

一直以来,医疗大健康都是高瓴研究最深、布局最广的范围之一,而生物医药和医疗器械也是高瓴创投2020年最为要紧的两大资金投入方向。

2020年初疫情爆发后,高瓴意识到这个范围的价值、未被满足的患者需要都比之前想象的还要巨大。张磊当时即做出一个论断: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正处在一个技术和商品革新爆发的“寒武纪”年代,而高瓴创投要做的,就是支持这个范围的早期团队。

于是,在生物医药范围,高瓴创投资金投入了一批前沿而革新的早期公司,譬如基因治疗范围的嘉因生物,新冠肺炎疫苗和治疗范围的艾博生物、丹序生物、三叶草等,在去年大爆发的医疗器械范围,高瓴也在加速往早期走,投出包括微创机器人、键嘉机器人、博动医学、唯迈医疗、华科精准、厚凯医疗等代表项目。

除去硬科技与医疗,2020年高瓴创投也在主赛道大消费范围,围绕国潮美妆、食品饮料、智能家居、在线教育等生活方法进行了一系列资金投入。

譬如喜茶、国潮汽水汉口二厂、智能拖地机器人云鲸、王饱饱、白家食品、科技运动服饰饰粒子狂热、时髦美瞳品牌moody、儿童奶酪品牌妙飞、复合调味品加点滋味等新锐消费品牌。在消费网络赛道,高瓴创投还加码编程猫、开课吧、核桃编程、善诊等。

短短一年时间,高瓴创投在密集资金投入的同时,也开始收成一系列IPO。资金投入界获悉,高瓴创投在消费范围的第一个IPO是完美日记,曾连续五轮押注、为其最大外部股东。其他已上市项目还有加科思、德琪医药、沛嘉医疗、云顶新耀、心通医疗和贝康医疗等。

高瓴式VC“扫射”:

一年见3500多位开创者,加速决策步骤

一年前,高瓴高调宣布杀入VC,非常大程度上是为了向创业人士和市场传递一种态度——高瓴要认真、系统地做早期资金投入了。

但事实上,高瓴创投并不是异军突起,更应该理解它为过往VC板块的一次延续。早在2010年,高瓴资金投入蓝月亮A轮,陪跑10年为其唯一外部机构股东;2014年资金投入Zoom A轮;同年领投百济神州A轮,后来八轮支持且全程领投;2015年天使轮资金投入小皮(little Freddie);2016年资金投入江菜鸟A轮与2018年资金投入完美日记B轮,这部分都是典型的VC资金投入。

2020年,几乎尚在牌桌的资金投入人都感受得到,VC圈厮杀的激烈程度明显浓烈了几分——高瓴创投在资金投入数目与领投方的谈判上,占据肯定的话语权。而这背后,是经过一年的独立运行,高瓴创投的系统考虑、职员构造、决策机制等方面的整体迭代。

第一在资金投入阶段上,往更早期走。在高瓴创投2020年的资金投入中,近10家是在A轮就进入。而梳理2021年以来高瓴创投对外披露的23个项目,A轮及B轮项目已超越一半。

高瓴创投主要关注的四大范围,基本上已经囊括了大部分创投机构会关注的范围,“往更早期”则意味着覆盖面的巨大挑战。资金投入界获悉,2020年这200多起资金投入背后,高瓴创投团队见了超越3500位开创者。

第二更为要紧的是决策机制。在之前尝试早期资金投入的中后期机构中,因团队背景和资金投入逻辑差异致使的决策迟缓被广为诟病。过去一年,针对早期资金投入的特征,高瓴创投将内部组织构造调整为更为扁平迅速的小组制。

值得一提的是,在职员构造上,高瓴创投日前还宣布了新的合伙人任命——原高瓴创投董事总经理戴粤湘和李强升任高瓴创投合伙人。

此前,高瓴创投成立时曾罕见将四位合伙人(也是四个范围对应负责人)一并推到前台,分别是高瓴联席首席资金投入官、高瓴创投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团队负责人易诺青,高瓴合伙人、软件与硬科技负责人黄立明,高瓴合伙人、新兴消费品牌及服务负责人曹伟与高瓴创投合伙人王蓓。现在,加上新升任的合伙人戴粤湘、李强各带领一支年青化、有梯度的团队。至此,高瓴创投在4个板块均形成了较为完备的组织阵型。

而在投决机制方面,为适应早期资金投入的特征,高瓴创投也对步骤做了优化,不断升级效率。但“提速”的背后,是长期以来深植于高瓴基因的研究驱动:扎实的常识储备和行业经验,让团队可以在短期里完成陡峭的学习曲线,从而更高效地做出决策。

现在覆盖了VC、PE和Buyout等不同阶段的高瓴,有别于其他VC机构面临退出重压,可以做到长期支持。据了解,高瓴内部在做资金投入决策时,都会面临一个灵魂拷问:“假如将来3轮都没其他资金投入人想加注这家公司,高瓴还投不投?”

对于那些真的能创造价值的企业,高瓴给出的回答是Yes:从早期、中期到晚期都可以持续加码。正如他们所说的那样,“除去梦想,大家提供所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