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芯片首富虞仁荣发家史

2021-07-29 作者:未知   |   浏览(

日前,一则“中国芯片首富”捐资200多亿元建“东方理工大学”的消息引起舆论的强烈关注。55岁的韦尔股份董事长虞仁荣,决定在我们的家乡浙江宁波捐资建造一所理工类新型研究型大学,现在已完成地址选择。这是继西湖大学之后,浙江又一家由企业家捐资建设的大学。

据《福布斯2019中国慈善榜》统计,100位上榜有钱人2019年全年捐赠总额为191.7亿元。因此虞仁荣本次捐赠落地后,将无可争议地成为中国首善。虞仁荣及他的韦尔股份,第三成为资金投入者关注的焦点。

起家:作为半导体元器件分销商成功抓住国产手机崛起红利

在国内芯片行业,清华大学无线通信系(现为电子工程系)85级EE85班很有传奇色彩,几乎支撑起了现在中国半导体行业的半壁江山。据不完全统计,清华紫光及长江存储董事长赵伟国、射频芯片龙头卓胜微电子的联合开创者冯晨晖、兆易革新开创者之一舒清明等十多位千亿级别的科技芯片公司开创者、高管都源于该班,覆盖了半导体产业链中的IC设计、制造、封装、终端设施等重要范围。

该班成员还包括现在A股芯片板块市值一哥韦尔股份的开创者虞仁荣。

公开资料显示,1990年虞仁荣大学毕业后先是进入了浪潮集团,两年后跳槽至加盟分销电子元器件的香港龙跃电子,身份由工程师变为北京办事处销售经理。经过六年的摸爬滚打,虞仁荣已经对电子元器件加盟分销行业了如指掌。

1998年,32岁的虞仁荣从香港龙跃电子离职,创立北京华清兴昌科贸公司,继续从事电子元器件分销业务。自立门户后,虞仁荣非常快就展示出过人的市场嗅觉,成功抓住了国产手机崛起的机会。

2011年开始,国内智能手机交付量飞速增长,很多新兴的手机设计公司创建。然而,对规模较大的外资元器件分销商来讲,这种手机设计公司规模太小,不值得投入太多精力。虞仁荣却非常快发现了手机市场的巨大潜力,与很多新兴的手机设计公司合作。除去正常的元器件商品供货以外,虞仁荣公司还主动为顾客提供各种商品应用策略,帮助顾客减少研发本钱。

公司先后拿下光宝、松下、南亚、Molex等知名半导体生产厂家加盟权,打造了健全的境内外“采、销、存”提供链体系。

到2006年时,虞仁荣已经成为北京区域最大的分销商,在国内电子元器件分销范围有了肯定知名度。这一年,虞仁荣40岁。

上市:内生外延式协同进步韦尔股份登陆资本市场

不少媒体将从事半导体元器件分销的虞仁荣视为“高级倒爷”。事实上,半导体元器件分销行业同样具备肯定技术壁垒,需要对加盟原厂的商品性能、技术参数、新品特质等都很知道。在业内,韦尔股份现场技术支持工程师(FAE)团队的技术支持能力已经得到海量知名原厂和电子制造商的认同。因此,仅将清华大学毕业的虞仁荣视为一位“高级倒爷”并不适合。

事实上,具备技术背景的虞仁荣并没满足于已经风生水起的分销业务。2007年,41岁的虞仁荣在上海成立了韦尔股份,将业务范围扩展至半导体商品设计范围,事业第三升级。

资料显示,韦尔股份成立之后,主要从事TVS、MOSFET等半导体分立器件、电源管理IC商品的研发设计和销售业务。从商品系列上看,分立器件是半导体器件的一个较小的分支,技术门槛较低。为了进军集成电路这一主流范围,韦尔股份采取外延式回收的方法,迅速拓展了企业的赛道宽度。

2013年,韦尔股份先是整理了虞仁荣旗下两家主营分销业务的实体公司香港华清和北京京鸿志,主营业务变为元器件分销与半导体分立器件两项并重。2014年,公司回收了北京泰和志,将业务拓展至SoC芯片范围;2015年,又回收无锡中普微,进一步拓展至射频芯片范围。

在内生与外延式进步双轮驱动之下,韦尔股份在成立后的第十年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募筹资金2.92亿元。不过从其上市当年的收入构成看,韦尔股份仍是以低毛利率的分销业务为主,公司综合毛利率只有20.33%,盈利能力并不突出。

如下图所示,2017年韦尔股份电子元器件分销业务达成销售收入16.75亿元,占比为69.9%,毛利率仅14.37%;公司半导体设计及销售业务收入为7.21亿元, 收入占比为30.1%,毛利率为34.19%。

因为使用了Fabless模式,致使韦尔股份半导体设计业务毛利率也不高。在这一模式下,公司仅从事负责集成电路的研发设计和销售,晶圆制造、封装、测试等业务均进行外包处置。因此,上市之初的韦尔股份更多被视为一家元器件分销企业,并没遭到资本市场格外看好,公司股价经历了长达一年半的低位横盘。

上市之后的韦尔股份并没停下并购的节奏,一波三折之后,公司最后将CMOS图像传感器龙头豪威科技收入囊中,一举成为中国最强的CMOS芯片厂家,营业额迎来爆发期。

腾飞:切入CIS赛道,第三达成跨越式进步

国内半导体行业起步较晚,企业技术水平较海外大幅落后,自主研发面临太多技术难关,通过并购获得国际一流公司优质资产与核心技术就成为更有效率的进步方法。对此,已经在半导体行业经营多年的虞仁荣一直有着清醒的认识。

早在2017年6月份,仅上市两个月的韦尔股份就发布通知拟回收北京豪威半导体86.5%股权,但因遭到后者主要股东反对而终止。一年之后,韦尔股份第三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及有关议案,最后以160亿元的价格拿下了北京豪威100%股权。

资料显示,豪威科技(Omni Vision)是1995年由美籍华人创立,总部坐落于美国硅谷中心,是CMOS传感器(CIS)范围最具规模的公司之一,曾多年在高档图像传感器芯片市场排名第一,拥有硅基液晶投影显示芯片(Lcosplay)、微型影像模组封装(CameraCubeChip)、特定作用与功效集成电路商品(ASIC)等多项核心技术。

伴随索尼、三星的崛起,豪威科技的市场份额跌至行业第三,但在图像传感器芯片这一细分范围仍具备全球竞争优势。因此,成功回收豪威科技让韦尔股份在CIS范围的实力大增,也给公司带来了华为、小米、vivo、OPPO、奔驰、奥迪、海康威视等一批行业龙头顾客。

并表之后,韦尔股份营业额也达成了大幅增长。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韦尔股份达成营业收入136.32亿元,同比增长40.51%。其中,半导体设计及销售业务收入为113.59亿元,占比达到83.56%;公司归母净收益为4.66亿元,同比大幅增长221.14%。

除此之外,因为高毛利率的设计业务占比大幅提高,韦尔股份整体毛利率已经由2017年的20.33%提高至2019年的27.3%,2020年前三季度第三提高为30.46%,盈利能力大幅改变。

2019年韦尔股份半导体设计业务规模已经跃居全球前十。如下图所示,世界排行榜第十的英国芯片设计公司戴乐格2019年营业收入为14.21亿USD,约为100亿元人民币,不及韦尔股份芯片设计业务同期113.58亿元的营收规模。

以目前市场需要来看,韦尔股份回收豪威科技就更具备重大意义。对于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手提电脑、互联网摄像头、安全监控设施、数码相机、汽车和医疗成像等行业来讲,CMOS图像传感器是必不可少的重要芯片之一。正是来自于虞仁荣的先见之明,才让中国在CIS范围不再受制于人。

完成回收之后,韦尔股份也一直在加大豪威在研发范围的投入。2019年度,公司半导体设计业务研发投入高达16.94亿元,占该业务销售收入比率达到14.92%。现在,公司图像传感器芯已经可以满足高档智能手机摄像头模组的需要。2020年4月,豪威领先索尼、三星两大角逐对手全球首发了0.7um制程的64MP OV64B,是世界上第一款可以用于高档超薄智能手机的0.7微米64百万像素图片传感器。

依据IHS Markit报告,2019年豪威科技在全球CMOS图像传感器市场份额为11.3%,较上年同期提高了1个百分点。

智能手机镜头多元化正在推进多摄升级,并进一步带动CIS需要的增长。Frost&Sullivan统计显示,智能手机平均摄像头数目已经由2015年的2.0颗增加至2019年的3.4颗,至2024年将进一步增加为4.9颗。同时,2024年全球手机CIS交付量和市场规模将分别达到67.8亿颗和164.1亿USD,2019年同期为49.3亿颗和120.8亿USD,增长幅度超越40%。

除此之外,伴随新能源汽车行业迅速进步,豪威科技在汽车CIS芯片范围的优势将进一步强化。早在2008年,豪威科技就量产了第一颗车用图像传感器,比角逐对手Sony领先了整整10年。截至现在,豪威科技CIS芯片已经广泛应用于后视摄像 (RVC)、ADAS(驾驶辅助系统)、全方位视图系统 (SVS)等车载系统,下游顾客涵盖奔驰、宝马、奥迪、通用等主流车厂。根据2019年度销售额计算,豪威科技汽车用CIS芯片全球市场份额达到29%,位居全球第二位,索尼市场份额仅有6%。

去年12月以来,“汽车芯片告急”的消息不断引起资金投入者的关注。2018年起全球汽车市场疲软致使主要模组厂的备货意愿明显不足,芯片产量连续降低。而全球汽车市场特别是新能源汽车销售量的迅速回暖又致使车用芯片需要大幅增长,因为芯片不足,丰田、大众、福特等车企已经被迫削减汽车产量。在此背景下,作为全球第二大汽车图像传感器芯片企业的豪威科技有望充分受益。

最新营业额预告显示,韦尔股份2020年预计达成净收益24.5-29.5亿元,同比增长 426.17%-533.55%;达成扣非归母净收益20-25亿元,同比增加498.44%-648.05%。在市场需要驱动与不断推出新品的状况下,企业的盈利能力第三大幅提高。与此同时,韦尔股份股价已经突破300元大关,总市值突破2700亿元。虞仁荣也以超500亿元的身家成为中国芯片行业首富,豪掷200多亿元家乡助学底气十足。

概要:科技方能兴国教育需要先行

贸易摩擦发生以来,科技方能兴国已经成为国人共识,但怎么样迅速缩短在半导体等重要范围的技术差距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在这方面,韦尔股份借势并购达成技术与市场的迅速突破无疑值得国内企业借鉴与学习。

与此同时,捐资助学、出钱办学也渐渐成为中国富有远见的企业家及资金投入人的共识。在虞仁荣之前,腾讯马化腾、海康威视龚虹嘉、高瓴资本张磊等一批知名企业家和资金投入人出资创建了西湖大学,并由杨振宁担任校董会名誉主席,全方位帮助国内生命健康等前沿科技的研究和革新技术的开发转化。伴随基础科研教育水平的不断提高,势必带动中国在芯片、元器件等范围技术水平的提高与突破,这应该也是虞仁荣想押上一半身价创立东方理工大学的初衷之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