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帅将满一年,阅文如何升级再造

2021-07-28 作者:未知   |   浏览(

2021开年,剧集市场热卖频出,长视频可谓扬眉吐气。而热播剧大半来自网文IP改编,让网文市场也为之振奋。管你什么读图年代、短视频快刺激,网文仍是创作范围最广、创作程度最深的大众文化活水。

事实上,不管泡沫还是寒冬,都得承认,网文IP已经是国剧第一大稳定创意出处。新年期间搜索霸屏的《赘婿》与最近热播的《锦心似玉》都源于阅文集团,前者更是由新丽传媒、腾讯影业、阅文影视一同参与。

技术日新月异,市场风云变幻,即使阅文也得不断求新求变,2020年,这一现象表现得尤为明显。2020年4月底,以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实行官程武为代表的新管理层的到来,无疑是一大标志性事件。关于换帅缘由,外面众说纷纭。将近一年后的今天,阅文用“实绩”给出了答案。

近日,阅文集团发布了2020年全年营业额报告。营业额报告显示,阅文集团2020年达成总收入85.3亿元,其中下半年收入达到52.7亿元,环比上半年增长61.5%;非国际通用会计准则下(Non-IFRS)的归母净收益达9.17亿元,其中下半年为8.95亿元,环比上半年增长40倍。

除此之外,新丽传媒下半年收入也远超市场预期,根据2020年阅文集团与新丽传媒修订后的股权回收协议,在2020年已完成对赌。没什么比强势反转的营业额更能证明新管理层到底给阅文集团带来了什么。

源头活水依旧在

毫无疑问,2020是网文产业的变革之年。一方面,短视频兴起,用户注意力进一步分散。另一方面,行业进步近20年后,因部分规范不完整而累积的矛盾开始显现并集中爆发,这一点从阅文“历史合同风波”便可见一斑。

而外患从来和内忧分不开。正如程武到阅文后,在一次内部信中所说,阅文内部也存在着“沉积数年的结构性问题和组织上的顽疾”,致使部门之间缺少合作协同的全局意识,“在重要布局上行动迟缓、在核心业务上效率低下”。

具体来讲,尽管影视圈早已过了野蛮成长的年代,但过去几年的试错与积累,终究使文娱行业打造起了IP意识,进步十余年之久的阅文集团无疑坐拥宝山,可这部分资源一直未能得到有效开采。

因此,懂互联网文学——曾担任腾讯文学董事长,懂IP开发运营——腾讯“新文创”策略提出者与推进者,又拥有生态、途径的整理能力——同时掌管腾讯影业、腾讯动漫的程武,成为腾讯方面选中的带动阅文集团转舵、升级的人选。

针对内外危机,新管理层给出的药方是:内容、平台与生态系统的升级再造。

内容升级方面,阅文通过推出单本可选新合同、全方位升级作家福利、成立阅文起点大学等方法,不断落实优化作家生态建设。平台升级方面,深化与QQ浏览器、移动QQ等腾讯途径的紧密合作,试水免费阅读,触达更广泛用户。生态系统升级方面,坚持推进以动漫、影视等多样化形式促进IP影响力的提高,深耕版权业务。

事实上,上半年的种种风波,令外面一度觉得阅文平台会遭遇作家“生力军”的损失,最新财报中的数据则有力回击了这部分质疑。

财报显示,阅文平台的作家、作品数目在2020年都获得了增长。截至2020年底,阅文已积累了超越900万位作家,作品总数达到1,390万部,全年平台新增字数约460亿。不只这样,一些此前离开阅文的大神作家也选择回归。

依托腾讯生态的分发优势,免费阅读业务的探索也卓有效果,2020年12月,其免费内容的平均DAU达到了1000万。

而在向下渗透的同时,阅文集团依旧做到了在水平与创意方面领跑,为互联网文学与互联网作家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不断努力,如推进百部作品进入国家图书馆馆藏,布局国际市场、探索网文出海。出海佼佼者《诡秘之主》的作者甚至登上联合国舞台,代表中国年轻人共话进步。

可以说,后浪虽然汹涌,阅文集团依旧是最能给大神以获得感,最能给“萌新”以安全感的平台,在网文作者中有着强大的向心力。而优质、稳定的内容生态,正是阅文在线业务的基石与版权业务的增长源泉,是进军更广阔市场的首要条件。

生态协同再提速

财报中尤为瞩目的一点,是收入大增、营业额反转的新丽传媒。

作为中国规模最大的互联网文学平台,阅文自2014年起便拓展了版权业务。然而,单纯的版权售卖非常快显露出弊病,改编剧的品相与成绩参差不齐。2018年,阅文回收头部影视公司新丽传媒,试图进一步深入IP影视开发链条。然而受大环境及协同程度不够的影响,双方迟迟未能达成互相赋能。

直至2019年的《庆余年》出现,该剧不只成为男频IP改编的公认成功案例,更是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三家联动的首次成功尝试。

曾为腾讯影业树立“不孤立做影视”的程武,不只带来了丰富的跨范围经验和强有力的统筹核心,也带来了工业化的视线与思路。在新管理层的主导下,集团先后形成了“阅文动漫-腾讯动漫联合委员会”和“阅文影视-新丽传媒-腾讯影业影视联合委员会”,达成了腾讯影业、腾讯动漫、新丽传媒与阅文在信念上的统一和机制上的深度合作,开启了生态深化融合之旅。

内部优化的效果是相当明显的。在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三驾马车”的强势牵引下,阅文旗下的《赘婿》项目突破了古装剧周期漫长的既定印象,达成了在制作层面的高度工业化集成——该剧于2020年6月官宣开机,十月杀青,2021年2月开播。

如此的速度在重点古装剧项目中相当少见。不只在上游制作层面效率惊人,在下游播出后也引起观众追捧——在播放期间稳居云合互联网剧播放榜首位,收成了极高的市场热度并取得了包括人民日报等多个权威媒体发文点赞。幕后主创在采访中特意提到,“三驾马车”三位一体,相互扶持,令项目省去很多磨合与交流本钱,全程资源最大化。

除此之外,新丽在2020年也进一步发挥了自己在都市题材及电影范围的优势。《我的前半生》续集作品《流金岁月》,在播放期间位居云合电视剧播放榜第一;新丽参与制作及出品的2021年新年档电影《你好,李焕英》票房已超越50亿,位列中国电影票房榜第二。

“上述成绩充分验证了公司对新丽的价值判断和延长与其的获利计酬机制这一举措的正确性,相信新丽在阅文集团的生态化机制下,将来或有更大的进步空间。”财报中这样写道。

无论是版权业务的提速也好,还是在影视项目上的更多投入,都意味着阅文对于自己、对于网文平台的定位正在发生转变。过去,网文只是作品,等影响力变大了可以成为IP,售卖变现。现在,阅文新管理层的IP思路也在发生转变,期望通过打造以IP为核心的内容与运营方案,提高IP“整体生命周期价值”,并进一步激起IP潜在价值,拓宽阅文整体进步空间。

阅文随财报发布的对资金投入人的信中写道,“在过去,每一个IP授权协议都伴随一串销售数字结束;而今天,每一个IP授权协议都是一个IP长期价值产生的开始,阅文集团会与行业内的合作伙伴展开充分合作,为达成IP的长期价值增长一同努力,塑造IP行业生态,并从IP的长期价值创造中获益。”

信中透露,为了支撑上述决策机制,阅文已打造起了以IP为核心的业务中台,包含作家服务、IP筛选规划、生态联动三大职能板块,不只使得授权管理愈加规范,更为将来工业化的IP开发体系打下基础。

万亿市场新阶段

营业额报告显示,2020年,阅文集团IP开发效率及IP版权变现水平全方位提高,共对外授权约200个IP改编权,版权运营收入下半年27.3亿元,较上半年环比增长280%。

营业额报告明确指出,阅文强化管理团队和升级组织结构,旨在打造以IP为中心的内容和运营方案,以长远的见地和思路,最大化IP的生命周期价值。

缘由何在?

从大环境来看,文娱产业日趋多元化,在线阅读市场进步空间相对有限,通过IP工业化开发进行长期的价值挖掘成为势必,这样才能提升长线的竞争优势。

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很多行业导致了打击,包括内容行业。单一业务布局的劣势充分暴露,各环节都开始考虑走出舒适圈,进行多元的跨界布局,以此提升将来的抗风险能力。显然,通过不断优化IP串联与转化链条,可以愈加紧密地将腾讯生态内部的网文、动漫、影视等版块联结在一块,形成愈加坚固的合力。

除此之外,正如上文所说,IP年代,进步近二十年的阅文集团等于坐拥宝山,更何况还有更多、更年青的作家在不断探索与创造,这部分创意资源值得以愈加合理、高效地方法达成全部价值。

“相比其他产业的垂直特质,影视一直是创作门槛最高、但体验门槛最低、感染力最强、最能帮作品破圈的文化载体。”程武曾在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联合发布会中提到,无论是基于对作者的勉励、平台自己的进步,还是基于对文化出海国家策略的配合,打造以IP为核心,将网文IP高质高效地转化为影视作品,都是极具价值的。

而放眼国内,可以进行这样广泛的整理、可以调动这样多资源来进行IP生产实验的玩家并不多。可以说,以程武为代表的阅文新管理层的探索,对国内的文娱行业也有着深远意义。

“大家期望更多的用户可以在包括文字、动漫、电影、电视、游戏等多样化的娱乐媒体形态中,不断享受阅文IP带来的沉浸感和愉悦感。同时伴随时间的推演,也不断会有新的优质IP产生,形成IP生态循环。大家也将以IP为抓手,不断推进产业生态合作,拓宽大家的边界。大家相信,IP在各个细分范围都有着巨大的增量空间和进步潜力。”这是程武对阅文集团将来的展望。

而这也意味着,在重构以作家生态为基础的商业基石,守护好源头活水,并搭建起新的IP转化机制之后,阅文集团正在驶向一个以IP为核心的增长新空间,一个万亿市场的新阶段。

相关文章